作为2017开年大戏,电视剧《于成龙》登陆央视黄金强档。市场化运作,股份制分成,山西影视集团重磅推出本土题材的影视力作。

  丁酉新春,张继刚、孟卫东等艺术大家走进右玉县创作采风。延揽国家顶尖艺术人才,组成创作团队,山西演艺集团全新打造弘扬右玉精神的大型音乐史诗。

  航拍五台山佛光寺、南禅寺,可视可感的VR全景视频令人震撼。将文化资源转化为现代人消费的旅游文化产品,山西日报传媒集团迈出新步伐。

  加快全省广播电视网络整合。山西广电信息网络集团力争2017年,完成首轮资产重组。

  这一切,表明我省国有文化企业改革发展,正站在一个崭新的起点。

  国有文化企业改革为何亟待全面深化?

  ——改革是一项长期的、艰巨的、繁重的事业,放眼中部六省,对标全国,我省差距甚大

  中国正处于急遽转型的关键时刻。改革作为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,是一项长期的、艰巨的、繁重的事业,没有完成时,只有进行时。

  时间回溯到6年前。2011年,山西广电信息网络集团、山西演艺集团、山西日报传媒集团、山西广播电视传媒集团、山西影视集团省属五大文化企业集团同时挂牌成立。加之,先期转企的山西出版传媒集团,后期成立的山西工美集团,七大省属国有文化企业集团,朝着自主经营、自负盈亏、自我发展、自我约束的法人实体和市场主体的目标开始出发。我省国有文化企业改革迈出坚实而关键的第一步。

  省属国有文化企业规模化、集群化组建运营,按照中央确定的“时间表”“路线图”“任务书”,完成首轮文化体制改革任务。2012年,全国文化体制改革工作会议在太原召开,中宣部对我省大力实施文化强省战略,加快文化体制改革取得的显著成效予以充分肯定。

  但是,改革发展永远在路上。2015年,全省文化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2.1%。放眼中部六省,2015年山西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268.65亿元,在中部六省处于末位,总量不足江西省的一半,仅占湖南省的19.59%,与兄弟省份差距明显。对标全国,2015年全国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占GDP的3.97%,我省占2.1%,少于全国1.87个百分点。山西文化产业法人单位仅占全国总量的1.5%。

  产业主体数量少、规模小、实力弱,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。

  我省连续数年组团参加深圳文博会、北京文博会等国内最有影响力、最具活力的国际性文博展会。置身文化产品展示、交易的最前沿,参展企业强烈感受到我省的差距:传统业态多、新兴业态少;资源多,开发少;文化多,创意少;作品多,商品少;文化与旅游、体育、科技、金融等融合不深;高端专业人才匮乏;缺少真正有影响力、集聚效应突出的重大项目和产业园区,在全国及行业领军的大型骨干国有文化企业匮乏。

  全面深化国有文化企业改革从哪里发力?——哪里有阻力就从哪里改起,什么需要改就改什么

  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指出,要激发市场主体活力,壮大省属文化企业集团。审视当下,影响国有文化企业加快发展,“三种现象”不容忽视。

  其一:改革不深入,改革政策尚未完全落实到位。省属文艺院团转企后,单位性质由事业法人变为企业法人,发展方式由靠政府变为靠市场。与之配套的改革政策是:“一院一场”即一个院团拥有一个剧场,为文艺院团排练、演出提供条件,激励文艺院团深度走向市场。到目前,省曲艺团没有剧场、排练场。省晋剧院所属剧场拆掉后拟建晋剧艺术中心,自筹资金缺口大,2017年仍无法投入使用。对于提高演艺人才待遇,在住房等方面给予积极财政支持,改革政策有所涉及。事实上,我省优秀演艺人才流失严重。既有演出市场低迷,演出收入下降,演员工资过低等原因,也与改革政策笼统、粗放,没有落实到位有关。

  其二:科学协调的国有文化企业监督体系尚未建立,国有文化企业出资人尚未理顺,国有文化企业很难真正成为合格的市场主体。2011年,同时转企的省属五大文化企业集团,出资人分属4个单位。没有政府统一授权,谁来依照相关法律、法规履行省属文化企业出资人职责?谁来对国有文化企业创作生产进行科学指导,对其进行有效监管和“双效”考核,使国有资产实现保值增值?今年,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指出,加快全省广播电视网络整合,完成首轮资产重组工作。山西广电信息网络集团组建以来,建立了网络总前端,干线升级扩容,传输能力全省领先。而在推动全省有线电视网络整合,实现统一经营管理过程中,却阻力重重、举步维艰。改革中遇到的难题,有的国有文化企业自身难以解决,迫切需要政府建立国有文化企业监管机构,推动我省国有文化资产合理布局和战略重组。

  其三:我省国有文化企业经营分散,各自发展,普遍规模不大、利润不高、盈利能力低下,文化产业发展的规模效应、集聚效应、科技效应、成本效应,没有体现出来,地区、行业、部门壁垒尚未打破,资源互补、先锋资源重组,融合共赢的发展理念尚未形成;国有文化企业与旅游、金融、体育、科技、信息等行业融合发展不够。我省要建成“富有特色和魅力的文化旅游强省”,正是演艺及各类工艺美术品进入旅游景区的契机。但是,目前仅有平遥古城、五台山等屈指可数的旅游景区有为讲述景区故事,提升景区魅力,而量身定制的常态演出剧目。省城太原至今尚未有一台为历史悠久、文化璀璨的晋阳古城量身定制的常态旅游演出剧目。

  纵观影响国有文化企业加快发展的“三种现象”,既有省属国有文化企业自身改革发展理念滞后,改革内生动力不足等原因,也与政府国有文化企业监管体系不健全,监管机构不完善有关。让文化创造的源泉充分涌流,哪里有阻力就从哪里改起,什么需要改就改什么,我省国有文化企业亟待突围。

  壮大国有文化企业从何处突围?——树立新的发展理念,打破地区行业壁垒,坚持“立”“破”并举

  新理念引领新实践,新实践创造新业绩。

  壮大国有文化企业,首先体现在发展理念的更新突破中。“文化历史资源丰厚”无疑是我省发展文化产业的优势,但资源优势并不等于产业优势。文化资源是产业发展的条件,但不是唯一条件,没有资源,照样可以把先锋的资源嫁接过来、整合起来,关键是发展理念必须超前。津津乐道,而作为不够,只能贻误发展的大好时机。“出门望见八面山,有女不嫁横店郎。”从贫困小镇到影视王国,浙江横店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树立“开发文化力,促进生产力”的发展思路,今天的横店,已然成为中国规模最宏大、要素最集聚、技术最先进、成本最低廉的影视产业基地。无独有偶,今天没有一个文艺青年不知道北京的“798”。从衰落废弃的国营电子厂,到名声显赫的创意产业基地,北京“798”的蜕变与重生同样启示我们:困扰我们的是对事物的认识,是发展理念,而不是事物本身。能否克服守成求稳,张扬“敢为先”精神,以新发展理念开启改革发展崭新实践,是我省国有文化企业董事长、总经理正面临的一场大考。

  壮大国有文化企业,体现在勇于打破地区、行业壁垒,树立全省文化产业发展“一盘棋”的崭新实践中。要以“顶层设计、高端创意、开放创新、整合资源、政府引导、市场运作,全省文化产业发展‘一盘棋’”的全新发展思路,加快对全省文化产业发展进行整体规划,引领推动国有文化企业,朝着市场前景好、集聚效应强、盈利模式清晰、引领作用突出,具有鲜明文化特色的合格市场主体奋斗;全省国有文化企业要自觉打破自家“一亩三分地”的思维定势,抱团发展,实现共振,寻求共赢;借力发展,主动承接北京文化产业辐射,与之形成产业互动。山西与首都北京有着天然的地缘优势,尤其近年,便捷的交通瞬间拉近两地,“串门”更方便。北京发展文化产业的优势在于:密集的专业人才,强劲的科技创新能力,先锋高端的创意智慧及强大的市场辐射能力。我省资源优势明显,将文化旅游产业作为战略性支柱产业培育,发展空间巨大,潜力无限。此外,我省文化产业传统业态多、新兴业态少,具有国际视野的文化创意人才更是短板。如此种种,与北京有着极强的互补性。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指出,办好第三届山西省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。北京文博会已经连续举办十一届,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、最具活力的文博展会,如果我省文博会与北京文博会同期举办,与之深度合作交流,山西文博会的主会场也成为北京文博会的分会场,以此吸引北京的人流、物流、信息流,助力我省文化产业发展。

  壮大国有文化企业,体现在文化产品市场化的跨越中。我省目前8部作品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,位居全国前列。新创剧目如雨后春笋,久演不衰者凤毛麟角。文化含量再高,精品力作再多,无法实现市场化跨越,谈不上成功。《悲惨世界》《猫》《西贡小姐》,是美国百老汇经典剧目,均连续上演18年以上。习近平总书记早在2003年在《之江新语》中就指出:“文化产品不能故作清高,不屑于讲票房价值,不能再走创作——获奖(省优、部优)——‘搁’优的老路了”,“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,文化产品的生产和传播,绝大部分都要进入市场。文化产品只有成为广大群众的自觉消费,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文化的宣传教育功能,达到以优秀作品鼓舞人的目的,这就是大力发展文化产业的意义所在”,他强调,“有市场的文化不一定是先进文化,但没有市场的文化更难讲是先进文化。没有市场,作品给谁看?宣教功能怎么发挥?先进性又体现在哪里?”

  壮大国有文化企业,体现在党委和政府有效监管机构的建立和完善中。目前,北京市、湖南省等多地先后建立了文资办,我省尚未建立。文资管理机构缺位,势必影响全省文化产业发展“一盘棋”的新发展实践。记者在采访中,省属七大国有文化企业集团一致呼吁,期待尽快建立“管人、管事、管资产、管导向”,相统一的监管机构,统一履行出资人职责,提升企业加快改革发展的内生动力,助力企业建立具有文化特色的现代企业制度,完善法人治理结构。

  实业兴,则山西兴;文化强,则山西强。

  春日的汾河,水流湍急、春潮涌动。蓝天下,这条古老而青春的母亲河积聚能量,克服一切艰难险阻,以一往无前的力量,涌向黄河,奔向大海,拥抱春天!

  我省国有文化企业改革发展与此相似,必将迎来明媚春天!